易单网

加入收藏|易单钢铁网|Buyer Home

 400-010-0660

未来海外仓之路

一、国际化提速 -“迷你工业园”是中国建材在一带一路上重要的战略规划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完成与中材集团的合并之后,中国建材的国际化之路开始提速,宋志平也更加频繁地开始出差海外。在接受《英才》杂志专访之前,他刚刚从赞比亚回到北京,笑称自己被晒得有点儿黑,“在那只要待上一个礼拜,回来两个月也缓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根据规划,中国建材将在赞比亚建设一座工业园,其中包括一座年产100万吨熟料水泥生产线项目,以及烧结砖、玻璃厂和石膏厂等其他项目。不同于传统的工业园项目,宋志平称之为“迷你工业园”。顾名思义,这个园区的面积相对不会很大,主要用于满足当地建材供应。2013年以来,赞比亚为了刺激本国经济发展,推动了一大批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事项,这一度让当地的水泥产品价格快速上涨,早先布局的拉法基、赞比西波特兰、丹格特获得了超额收益,也刺激了国内一些企业前往布局。该国与中国常年保持着友好的外交关系,中国建材也因此在投资设厂的过程中顺利推进。但即便如此,宋志平还是积极与当地政治、经济、社会人士沟通交流,向利益相关方传达中国建材融入非洲、融入赞比亚、融入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,建设“森林工厂”的决心。“迷你工业园”是中国建材在一带一路上重要的战略规划方向,宋志平提出“不搞大型工业园,也不弄很多企业,而是量力而行”,赞比亚的这个项目就是对此充分的体现。

       据介绍,该项目以当地的资源为驱动,利用石灰石下方的页岩风化土,做了年产量6000万块的烧结砖厂,同时因为当地的石灰石夹层含镁比较高,无法做水泥但可以做骨料,因此在工业园中上马了70万吨的骨料生产线。在设园、设厂的过程中,中国建材充分地考虑了风险因素,在早期尽量推动的都是类似的“短平快”赚钱业务,而不是一味做重型投资,追求规模而非经济效益。除了正在建设的赞比亚工业园之外,中国建材在埃及主要做玻璃纤维的工业园,已经在当地有了比较深厚的积累,“附近一共有11家中国公司在设厂,只有我们一家赚钱”,宋志平对此很自豪。在过去的几年中,包括中国铁建、中国中车等大型央企,都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遭遇过一些问题。但包括宋志平在内,很多大企业的掌门人都明白,即便是要冒着风险,国际化也已经是中国大企业持续发展的必经之路,只存在“如何走”的问题,而不存在“走不走”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为了能够更稳妥地推进一带一路和国际化战略,中国建材大量研究准备,一直在做充分的规划,并划出了七个重点区域:东南非洲、中东欧、中东、中亚、南亚、东南亚、南美等。这些地区多是发展中国家,经济发展的过程中需要大量基础设施建设工作,对于建材有更大的市场需求,中国建材海外投资“短平快”的策略,可以获得更好的发挥。在追求“短平快”之外,中国建材还有更多、规模更大的布局。


正在建设中的中国建材赞比亚工业园中的日产100 万吨水泥生产线。

二、一带一路大格局 - 锁定“六个一”,谋求占据海外建材市场行业制高点。

       2017年6月,宋志平专程前往中东,去考察位于阿联酋首都迪拜的进出口海外仓。这个仓库位于迪拜杰布阿里自由区内,占地52000平方米,于2013年8月份投入运营,目前是中东地区最大的建材产品销售基地,和物流仓储的服务平台。根据中国建材给其的定位,这座仓库肩负着交易中心、物流中心、服务中心三大功能和目标,配合着集团下属企业的国际化业务。迪拜海外仓不仅将自己视为一座中转仓库,更视为一座跨境电商的中转平台,为客户企业提供了大量的商业、信息、销售、物流等多方面服务。集成化的贸易与物流服务,正是很多试图开展国际化业务的建材企业所必须,却又没有足够财力、人力去布局的部分。因此,中国建材的海外仓收到了来自国内合作伙伴的热捧。2016年,迪拜海外仓一共获得37亿元营收,利润总额超1000万。获得成功之后,中国建材决定要将迪拜的成功经验在其他区域复制,做10个海外仓。具备了海外工业园的生产能力、海外仓的跨境产品销售与物流体系之外,终端销售渠道也成为了中国建材急需具备的能力。此前在巴布亚新几内亚,中国建材打造了一个当地最大的建材+家居产品一站式综合服务商“BNBMHOME”,实现了对该国主要岛屿的全覆盖,占据了当地40%以上的市场份额,每年利润超过亿元人民币,并开始向附近国家以及非洲地区扩张。

       在坦桑尼亚,中国建材的销售终端叫“Builders’Center”,中国建材希望在非洲大陆建到100个这样的分销中心。宋志平介绍,“我们要在非洲的几乎每个城市布点拷贝,既有海外仓,又有分销中心,这就把物流渠道打通了。”在生产、物流和分销体系之外,中国建材还在积极的筹划另外三类业务:包括做100个EPC(国际工程服务)业务、做100家智慧工厂管理外包业务和在海外建设10个区域型建材产品检测认证中心。这三个计划,实际上是在谋求占据海外建材市场的工程施工能力、建成工厂的核心管理能力,以及产成品的质量认证能力这三大行业制高点。“这是个大格局。”宋志平笑道。在集团内部,他将这些海外经营目标统称为“六个一”战略,这实际上构成了建材产业最全面的业务格局,几乎能够凭借一己之力,满足在国际市场上,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中建材行业所有的市场需求。

       中国建材内部判断,一带一路上的发展中国家,目前正在做的最重要的两件事,就是中国过去30年来一直在做的:城市化、工业化。这个过程中城市基础设施将会快速搭建,需要大量的水泥、玻璃、新型建材、新型房屋、新材料等建材产品及服务。在这个时间节点,中国建材以“短平快”的盈利思维进入到一带一路市场,正好可以为当地提供最需要的基础设施原料。不论是从当地生产,还是经海外仓从中国引入,都可以在销售终端中卖个好价钱。与此同时,EPC、智慧工厂外包、产品质量认证项目的不断推进,也保证了在行业中有能力输出产品的同时,输出中国建材的总包、管理和认证能力。未来通过智慧工厂管理项目,中国建材将派出5000名优秀的员工,参与到一带一路国家各类企业的管理中去,从产品的走出去,转变为人才的走出去、管理的走出去;从硬件的走出去,转变为“软件”与硬件同时走出去。宋志平认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是一个长期、不断深入的过程,而不是抓住某个时间机会去下注、只赚快钱不考虑长远。为此,他要求中国建材首先要在态度上明确下来,“‘水过地皮湿,哪都跑一遭’的态度不可以,要树立长期作战的思想,精耕市场、精准服务、精化技术、精细管理,建立自己的根据地,不仅真的要走出去,还得能走进去”。

三、全方位立体式走出去 - 更大限度地在全建材行业、更长的历史周期中赢得市场。

       “走出去”更多的是站在自己的视角,而“走进去”,则需要更多考虑一带一路当地人的物质与情感需要,考虑风险因素,考虑与其他经济主体的合作。是否能够获得当地人心理上的接纳,不仅对于国际化事业有非常关键的作用,也考验着各级企业管理者的智慧。宋志平举例,在赞比亚的工业园项目中,中国建材就特别强调了顾虑当地人的感受。在大兴土木之前,就为当地人打了上百口水井,解决了当地群众的喝水问题。花费不大,但直接关系国计民生,对于提升当地人对企业的好感特别有效。另外,集团还在当地花费150万美元修筑了一所医院和一所学校,这些都是当地人急需的基础设施。到现在,这所学校里已经有了170个孩子在上课。这次去赞比亚出差,宋志平特别给当地的小孩子准备了礼物,给每个人送了一个书包,还带去了10个足球。“小孩子开心地用当地土语唱了一首歌,看到孩子们那么可爱,你都会想去抱一抱”,宋志平笑着说。“我们主动去做些让当地人受益的事情,当地人会非常的高兴”,宋志平对《英才》记者表示,中国企业要秉承“真、实、亲、诚”的合作文化,以“和平合作、开放包容、互学互鉴、互利共赢”的丝路精神为行动指南,走出去的时候不能仅仅凭借设备、技术、价格方面的优势,“关键是人要好,要让大家都喜欢中国人,接纳中国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对于生产型企业来说,大量的固定投资意味着比国内更高的风险,而生产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些噪音、资源使用等生态问题,以及可能出现的与当地人贫富差距过大的情况,都需要在项目发展的初期,就防微杜渐,防患于未然。遵守当地法律、尊重当地民俗、多做公益事业,都可以消弭与当地人潜在的利益冲突。宋志平强调,在追求经济利益走出去的同时,更要站在“道德的高地”上,在发展观方面,把人类命运共同体、行业利益、员工的幸福都结合起来去思考问题,在具体的操作层面上,将环境保护、安全、责任放在速度、规模和效益的前面。“有更深厚的道德,才能承载在更大的事业,更重的责任”,宋志平说。在注重道德的同时,中国建材没有忽视对风险的防控。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地区,以国别风险来讲,有40多个国家都是风险很大的国家,国内的民企、央企都有不少的教训。倘若企业要在这些充斥风险的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,更需要认真研究当地的法律法规、紧盯汇率方面的潜在风险,以及潜在的政治风险、地区安全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另外,中国建材还在“一带一路”市场中与发达国家的大企业积极合作,联合开发第三方市场,“不吃独食”。宋志平向《英才》记者举例,法国施耐德公司在非洲根基很深,但只做电气、能源管理而不做建材,因此双方可以进行利益互换,对方帮中国建材扩展市场,介绍EPC和投资开发项目,中国建材则在项目中使用对方的电气和能源管理服务,这就实现了双赢。目前双方的合作很顺利,已经有十余个项目在共同推进。当地企业也是中国建材重点的合作伙伴,发展中国家一方面很想引进外资,另一方面又顾虑中国企业进来之后将本土企业打垮,因此经常处于矛盾之中。为此宋志平提出了“与当地企业合作”的主张,凡是能和当地企业做的,都让当地企业去做,建立了一个联合共享的业务体系。

       对中国的大型企业来说,围绕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以及“走出去”的发展方向,每一个都需要有更加细致、充分的细节思考。在这方面,宋志平和中国建材都下了很大的功夫。从“道德高地”出发,到风险的评判体系,到建立合作原则,中国建材尽可能全面地考虑“出海”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,以防止冒进形成风险。在一个风险更加可控、外界压力更小的国际化环境中,中国建材的“六个一”全方位立体式的走出去战略,就能够以更小的阻力实施展开,更有可能获得成功。在以一带一路为代表的海外市场,中国建材没有将业务停留在初级的生产或贸易层面,而是通过长时间的思考和判断,形成了一整套全方位立体式走出去战略,以更大限度地在全建材行业、更长的历史周期中赢得市场。